阿里健康COO张守川离任 电商思维真的撬不动医疗?

2015-03-30

奇点从多方渠道获悉,阿里健康COO张守川已离任,该职位由新浪张小龙接任。


 

2013年8月,张守川应阿里健康CEO王亚卿之约,出任阿里健康COO。张守川曾任麦德龙中国北方区负责人,具有十多年零售管理经验,2009年出任京东副总裁,负责POP业务,后调离负责京东团购业务。 1.webp

去年年底阿里健康APP在河北上线不久,在一场医药行业的闭门会上,张守川对着一大波久经沙场的医药界老兵问:“如果我们(阿里巴巴)破解了处方外流和医保支付的难题,你们跟吗?”


 

跟吗?


 

相信对于一个有十多年零售业管理经验,经历过电商洗礼,摆平过无数棘手问题的老职业经理人来说,问出这句话时,心里会犯一些嘀咕,但朦胧中的自信应该还是占上风。


 

诚然,站在那个时间点上的阿里健康不自信也难。十亿多入手的药品监管码和医药电商A照,与河北省政府的高调战略合作,全国破例的处方药网售试点,呼之欲出的网售处方药政策,再加中信21世纪在医药领域积累的资源与人脉,以及要钱有钱要人有人的底气,不说些指点江山的话好像有点儿太谦虚了。


 

事实证明,阿里健康不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而是低估了对手的生命力。


 

在阿里健康上线一周的时候,奇点特约作者曾去石家庄全程体验(回复“阿里健康”查看文章),带回四大疑问:1、处方外流究竟有多大阻力;2、通过合作药店的比价,能否真的将药价降下来;3、合作药店的积极性有多高?4、阿里健康的模式是否切入了用户购药的真正痛点?两个月后,我们的特约作者再次赴石家庄考察,结果显示以上四个问题的答案都相当悲观(回复“阿里健康”查看文章),极其少量的外流处方单甚至不足以说明任何问题。


 

随后在BAT针对医疗的一系列公关稿的轰炸中,我们看到阿里健康与军区总医院的合作被解读成破解电子处方的杀手锏,与一个诊所的签约被升华成云医院大战略,而这背后隔靴搔痒的无奈感估计只有当事人最清楚。转眼到了2015年的3月份,说好前年发文的处方药网售政策仍然按兵不动,而阿里在处方外流的单兵突进过程中,想必也对中国医疗生态有了更深的理解。


 

反观阿里健康初期的战略几乎等价于:1、去除医疗机构以药养医;2、通过市场手段降低药价;3、用互联网方式改造中国药品零售业。想想,如果把这三道题都做对了,中国医改整体都可以及格了。同时,这种战略规划需要协调多方利益:各地方政府、医院、医生、药店、用户,医保,难度可想而知。所以阿里健康首战失利的主要原因是战略的无意识轻敌导致战术过于激进,打击面太大,一上来就想收割,求胜心切导致局势失控。同时这里非常有意思的是,一贯相信市场和用户的阿里,在医疗这摊事情上却首先选择了押宝在政府资源上,这也许本身就是一种求胜太切的心态。


 

首战失利后,阿里健康开始寻找新的突破口,而此时医药江湖上对于纯医药电商的质疑也开始加剧,以健一医生为代表的所谓“服务电商”模式开始受到肯定。于是近期我们看到了阿里健康牵手新浪爱问医的公告,这种左手牵右手的合作虽然成本极低,但是对于两个都急需突破的产品来说,联手也许意味着更大的迷失。


 

最后我们看看商战老兵张守川先生在这场战役中的表现,有两点值得后来者反思:


 

第一、医疗领域需要互联网思维,但绝不能只有互联网思维,甚至纯电商思维。张守川具有多年零售业和电商经历,对于传统零售业面临的种种问题有深刻的理解,这些问题在传统零售药店身上也一定有体现;而去渠道、价格透明的电商思维本质上也可以帮助改良药品零售生态。但如果把处方药网售看成是单纯的去渠道和价格透明问题,而完全忽略处方药销售的场景和用户真正的痛点,那么别说革传统药店的命,自己的命恐怕都难保。同时,快消品领域的打折促销活动对于刺激医药消费也相当疲软。


 

第二、职业经理人心态不适合在医疗领域突围。虽然最近两年医疗领域已经成为新的创业热土,但是和其他众多创业领域相比,医疗这个风口仍然属于九死一生的。复杂的行业监管,保守封闭的行业生态,纠葛不清的各方利益让医疗这个本身具有极高门槛的行业充满更多不确定性。当下,对于中国医疗创业公司来说,唯一对的事情就是在活着的前提下,不断试错,等待时机,发现时机,不断调整战略战术,最后杀出重围。而对于一个职业经理人来说,往往没有太多时间思考,他必须在给定的时间证明自己是有作为的,是胜任的。这种职业压力会让人对未来更加短视,更加急功近利,同时也就离成功更远。如果让守川先生以创业心态再博一把,或许结果会更好。